因苹果ar即将诞生为他是眼科医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Lorr2K4J7q
  • 来源:合肥在线

坏消息和好消息是前后脚来到的:7月1日这天早晨,天津市的徐雷照常在单位开会。他戴着眼镜,右眼视力几乎为零。看到区号010的陌生来电,他给旁边的同事看了一眼,“推销电话吧。”他按掉了。很快他接到女朋友的电话,“好消息!你不要尖叫!”好消息是,他可以去做眼角膜移植手术了。

差不多在同样的时间,河北省正在放暑假的高二学生陈晗也接到同样的电话。这个17岁的少年两年前察觉到自己左眼视力的急剧下降。配镜的验光师告诉他,验光设备无法从这只眼睛上读取到任何数据。

电话结束了两家人漫长的等待,他们立即收拾行李,准备当天就赶到北京。

然而在北京的一个家庭里,这意味着最坏的事情发生了——为他们提供透明、健康眼角膜的,是32岁的北京同仁医院眼科医生王辉。6月30日凌晨,他因心脏骤停抢救无效去世。两个小时后,家属决定捐献王辉的眼角膜。

王辉曾在这家医院工作多年,他对眼睛的种种问题最为熟悉。3年前,徐雷患上一种叫“圆锥角膜”的眼疾。疾病一点点蚕食着他的视力。除了女朋友,他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右眼问题;陈晗那只患病的眼睛只能分辨颜色和感受昼夜交替,就算有物体打眼前贴着经过,仍辨不出那是人还是移动的冰箱。他们都需要接受眼角膜移植——从别人的眼睛取下,移到自己的眼睛上。

两个患者遇上了同一双眼睛。用北京同仁医院主任医师卢海的话形容,王辉有“一双流露着善良美好的眼睛”。

1

这双眼睛盖着单眼皮,在一副黑框平光镜后。它见过北大未名湖上的月,博雅塔下的秋,接收了足量的医学知识,检查过数不清的生病与受伤的眼睛,也见证了一次又一次光明的到来。

2006年,王辉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(八年制)专业,毕业后进入同仁医院眼科中心。

90601134,90601133,这是王辉和妻子钱维读大学时的学号。钱维还记得,刚上大学那会儿,大家经常按学号站队、进行课程分组。王辉话多又幽默,而且把所有同学的名字都记得特别清楚。

初中同学夸王辉聪明,数学考试有时只用一半时间便能答完整张试卷,“考120分是因为满分只有120分”;高中同桌回忆,他是班长,学习成绩好,读高中时就想成为一名医生;他喜欢篮球和足球,朋友至今记得他“中分的发型,投篮的姿势”。

进入大学后,王辉仍严格执行自己的学习计划。一次,钱维临时决定回家,想把手中的课本和杂物暂时寄存在王辉的宿舍。王辉跑下楼,接过东西并认真地对她说,她是第一个打乱自己时间安排的人。

后来,食堂、医学院、图书馆串联起了他们的校园爱情路线。回头望去,钱维觉得,当初决定嫁给这个人是因为“他完全接住了自己”。